7岁女孩患恶瘤失明,父母不离不弃: “宝贝不怕,余生我们就是你的眼睛”

2019年08月21日 10:06 | 来源:新快报

   

可爱的美琪虽然睁着眼睛,却什么也看不见。

    今年7岁的黄美琪,自懂事起,就和爷爷奶奶以及哥哥在老家生活。爸爸妈妈对她而言,只有每年过年时才有短暂的相聚。去年暑假,美琪和哥哥第一次来到广东东莞,这是妈妈工作的城市,一家人度过了愉快的假期。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,美琪回老家后突发疾病,病情越来越严重直至双目失明!经医生诊断,美琪患上的是母细胞瘤,漫长的治疗不仅需要付出时间和耐心,还需要一大笔医疗费。

    丈夫出车祸 妻子独力养家

    2015年以前,王柏葵和丈夫都在外打工。他们背井离乡,来到距离江西上饶四百公里开外的福建,在一个石材加工厂干活。虽然石材厂的活儿很脏很累,但一想到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和一双父母要靠他们养活,夫妻俩就充满了干劲。

    但2015年,王柏葵的丈夫突然遭到交通意外,摔伤了腿,直到去年才拆了钢板。“自那以后就干不了重活,他只能回家,我一个人做不了石材加工厂的活儿,就去了东莞,找了一份餐饮店服务员的工作。”石柏葵说,服务员的工资不高,每月2000多元要养活一家6口人。

    好在餐饮店包吃住,石柏葵把自己的花销缩到了最小,实在需要添置新衣,也只选一套十多元的地摊货。“每个月寄2000元回去,他们省吃俭用,勉强能糊温饱。”石柏葵说,公公婆婆都已经70多岁,没办法再种地,唯有一点养老金补贴家用。每到暑假,石柏葵都想把两个孩子接到身边来,可老人嫌来回车费太贵,还不如省下这些钱给孩子们买点好吃的。“所以我每年只能跟孩子见一次,只在春节。”石柏葵说,说不想孩子肯定是假的,但生活太沉重,她没有选择的权利。

    女儿重病失明住进重症房

    “妈妈,我……我看不见了!”2018年10月8日清晨,王柏葵一觉醒来,还没缓过神,就突然听到女儿的惊呼,等到她赶到女儿身边,却发现女儿呼吸急促,好像喘不过气。来不及多想,王柏葵赶紧收拾了一下就带着女儿奔往东莞市第八人民医院。“当时她已经出现了呼吸困难,一进到医院就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。”王柏葵的语气里全是自责,“都是我不好!要是我早一点送她来医院,也许情况就不会那么严重……”

    意外来得措手不及。时间倒回到三个月前,王柏葵还开开心心地把美琪兄妹俩接到东莞过暑假,虽然她平时工作忙,也没什么时间带孩子们出去玩,但是只要和妈妈能待在一起,哪怕窝在小小的员工宿舍里看一出电视剧,都是美琪最开心的事情。

    快乐的时光转瞬即逝,暑假结束前,美琪和哥哥又回到了江西上饶的农村老家上学。可开学才一个月,王柏葵就接到了学校老师的电话,说美琪在操场做操总是没一会儿就头晕眼花,让他们带孩子去看一看。“我让孩子爸爸把孩子接回家,他们带去乡里的卫生院看了看,但是没什么用。我就想着把她接到东莞来再看看。”王柏葵说,9月30日,美琪来了东莞,她本想着等国庆节结束了再带孩子去医院检查,可没想到10月8日一早,美琪的状况就急转直下。

    确诊重症花费已超三十万

    做过详细的检查之后,医生确诊,美琪患上的是母细胞瘤,这是一种恶性肿瘤,即使做手术切除了,也要做化疗和放疗来防治转移和复发。

    “进去重症监护室之后,医生说她有脑积水,做了一个手术,然后就转到了普通病房,开始先做化疗。”王柏葵说,在东莞第八人民医院做了8个月的化疗之后,2019年5月,美琪做了肿瘤切除手术。手术很成功,但出院后没多久,美琪就出现了频繁抽筋的症状,医生说这还是因为脑积液的关系,建议他们来广州检查,再做放疗。

    7月15日,王柏葵带美琪来到广州三九脑科医院,做了脑积液的引流手术之后,美琪的状况开始好转并接受放疗。“目前已经做了6次放疗,情况还可以,就是眼睛失明的情况还没有好转,医生说可能是肿瘤压迫神经的时间太久了,接下来还要做十几次放疗。”王柏葵说,在东莞治疗已经花费20多万元,加上在广州的12万元,除去医保报销和网上众筹的善款,孩子的自费部分超过10万元,这些钱基本都是借来的。

    王柏葵说,女儿陷入黑暗世界,难免惊惧难过,“我会跟女儿说,‘宝贝不怕,余生我们就是你的眼睛’”。

(据《新快报》)

整图

[编辑:魏琦婧]
分享至:
    0

视频推荐

进入频道